上海科技 | “地贫”基因编辑疗法新突破,诞生自上海

2024-04-03 17:00:00 上海科技 111

【今年年初,地中海贫血新疗法传来好消息:全球首次碱基编辑临床治疗β-血红蛋白病获得成功,来自上海张江的正序生物CS-101在研究者发起的临床研究(IIT)中,成功使重度β-地中海贫血症患者摆脱了输血依赖。】

2024年4月2日,正序生物“CS-101注射液”的临床试验(IND)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的批准。

图片关键词

“这次我们发布的全球首例获得碱基编辑临床治疗的病例,不仅证实我们可以做‘从0到1’的技术突破,更可贵的是我们真正利用中国原创的新技术实现了更好的疗效。”正序生物CEO牟晓盾在接受上海科技采访时表示。


01

两年,

如何取得产业创新的关键突破?


β-地中海贫血,作为一种先天遗传疾病,患者一般在两三岁时确诊,之后需要定时进行输血治疗,而对中、重度地中海贫血患者来说,长期贫血、铁过载可能导致患者甚至在20岁左右生命终止。

正序生物CEO牟晓盾透露道,当患者入组由广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正序生物共同发起的研究者发起临床研究中,有些入组患者已经18、19岁,“患者的身体条件,可能不允许他等待很长的时间。”

这是一场与病魔赛跑的临床试验。

图片关键词

正序生物CS-101项目β-地中海贫血症患者造血干细胞回输后冲袋


在研究者发起的临床研究中,CS-101表现出不俗的成绩:截至报道日期,首位治愈的患者已经达到持续摆脱输血依赖近五个月。治疗8周后,患者总血红蛋白浓度稳定至130 g/L以上,现已回归到正常生活中。

治疗两个月达到“130 g/L”是怎样的概念?牟晓盾向记者介绍道,对于健康的成年男性来说,该指标在130 g/L以上才算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中位数。而想要达到该成绩,已经上市的基因治疗产品需要半年以上甚至超过两年的时间,有的患者在治疗两年后仍无法摆脱输血依赖,或仍处于贫血状态。因此,作为国产碱基编辑疗法,能在两个月便取得该成绩,颇为不俗。

真正从原始创新迈向产业创新,对正序生物来说,只有两年出头。一项技术如何在两年之间,实现从技术到产品的跃升?在牟晓盾看来,在转化初期,高校、科研院所对原始创新的赋能相当重要。

 “上科大从一开始对正序的支持,就像其对所有的孵化企业一样,都是非常到位的。”牟晓盾说道。作为上科大孵化企业,在创业之初,正序生物就获得了上科大全方位的支持,作为全球首创的技术,在上科大技术转移办公室的支持下,创新团队申请了全球同步的专利优先权,先后在美国、中国等地获批专利,让创新技术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同时,正序生物的天使轮融资,也与上科大主办的创新创业大会有着密切关系。“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桥梁,投资人能找到非常过硬的技术,创业者也可以找到对底层创新技术真正感兴趣的高资质的投资人。”

图片关键词

正序生物CMC和cGMP生产中心


02

做药,

“就像是自己的第一个宝宝”


正序生物的赛道——碱基编辑疗法,在全球尚无已上市的管线。与此前获得诺奖的CRISPR技术相比,碱基编辑更像是一支神奇的“改错笔”,在完全保证DNA双链完整性的同时对错误的碱基进行校正,不会促发p53通路激活和染色体异常等安全风险,让基因编辑从“开胸手术”变成“微创手术”

但也正因这条路无前人走过,因此更需要相关产业界经验触类旁通。团队此前在工业界积累的研发经验,是该疗法从原始创新走向产业创新的一个重要基石。

当牟晓盾加入正序生物,担任CEO,成为正序生物的第8号员工时,她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让创新链“链上”人才链。

目前,尽管正序生物员工数不到50人,但员工平均在工业界资历是10年以上,而这甚至在已经上市的Biotech中,都是非常少见的。

面向全新技术的产业开发,过往的经验,既“同”也“不同”:“同”的是对于国际标准的把握、在全球申报IND的经验……而“不同”的则是面对新技术中的方向把握——工艺路径的选择和开发、分析方法的验证和优化、临床前的药理、毒理……尚无前人走过的原始创新的成果转化并不好做,遇到坎坷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但出于对技术的认同,研发人员“越挫越勇”,“我们从头到尾都以一种‘这是自己的第一个宝宝’的态度在做。”牟晓盾谈道。

图片关键词

正序生物研发中心






03

“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按照

最全面、最严谨、

符合中美欧三地的国际标准来执行的”


轻量化,是当今Biotech在产业化中的常见思路。既然企业本体轻量化发展,那么在产业化进程中,势必会与CDMO、CRO等方面有更深度的合作。

在采访中,牟晓盾强调,正序生物绝大部分生产工艺分析方法的建立,都是由正序方面制定,由CRO和CDMO一起配合执行。“产品是我们自己的,管线是我们自己的,合作是一个企业本身要承担好的风险。

“资质”,也是牟晓盾反复提到的一个词。“我们会要求我们的供应商遵循符合国际标准的质量体系,并先进行非常深入的审计。”牟晓盾说道,“等到产品上市再去做,就太晚了。”

图片关键词


正序生物研发中心-R&D实验室


“绝大部分的生产工艺分析方法的建立,以及所有的方案和计划都是由我们公司来制定,然后让CRO和CDMO配合一起执行。”牟晓盾说道,“同时在项目执行的过程中,管理、研发和生产工艺团队一定要有经验,一定要花精力监督供应商的执行,每一批的产品生产都有我们团队的人员在现场,每一次的技术转移、方法验证和最后的产品放行,都是由我们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和合作方一起确保所有的产品按照最高的质量标准进行。”

“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是按照最高的国际标准来执行的。”牟晓盾表示,而这也是正序生物得以坚定向前推进临床的自信源头。

就在去年,地中海贫血症纳入了国家罕见病目录,在牟晓盾看来,这意味着更多的患者被看见、被支持,“我们希望未来能够在上海进一步推进临床试验,尽快把它推进到关键临床直至上市申报,能让更多的患者受益。”



一个好药的标准是什么?

当然有一系列客观的指标与体系,

但对做药人来说,

却又有一个特别的标准:


“如果有一天,我的家人或者我最亲的朋友,真正有需要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给他用这个药,这个就是我们的标准。”牟晓盾向记者说道。


(感谢上海科委对正序生物的关注和支持)


正序(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2021-2022)沪ICP备2020032248号
Powered by MetInfo 7.7 ©2008-2024  mituo.cn
首页
关于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