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way | CS-101的“全球第一”将是正序生物驰骋全球市场的起点

2024-04-11 08:00:00 科Way 58

4月2日,专注于新型基因编辑技术的创新生物医药科技企业正序(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序生物”)自主研发的针对β-地中海贫血症的碱基编辑药物“CS-101注射液”成功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的临床试验默示许可(受理号:CXSL2400021)。

图片关键词

这是中国首个针对β-地中海贫血症的碱基编辑创新疗法,也是正序生物里程碑的一刻。对于正序生物来说,回想起第一次看到首例患者的试验数据,同样是激动人心的时刻。

 

Yes!我们做到了!

2024年的1月刚过去一周,正在开会的正序生物首席执行官牟晓盾收到了同事传来的数据,她看了一眼,忍不住拍案而起:“Yes!我们做到了!”

那是全球第一位通过碱基编辑疗法治疗重型β-地中海贫血症的患者数据。在收到数据的八周之前,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在一项由研究者发起的临床试验中,一名患者接受了碱基编辑疗法正序生物CS-101的治疗。截至报道日期,该患者总血红蛋白浓度已升高并且保持在140g/L以上,且未发现产品相关的不良事件;而在接受碱基编辑疗法之前,这位患者每两周就不得不输注4单位红细胞。

“这也就意味着,这位患者可以回归正常生活了!”牟晓盾激动不已。这是正序生物CS-101首次在人体试验中被证明可以治愈重型β-地中海贫血症。

通过对患者自体造血干细胞中的HBG1/2启动子区域进行精准碱基编辑,模拟健康人群中天然存在的有益碱基突变,重新激活γ-珠蛋白的表达,重建血红蛋白的携氧功能,使患者自身血红蛋白浓度达到健康人水平,实现单次给药即可彻底治愈β-地中海贫血症的目的。

由于tBE技术编辑靶点的高效性和安全性,相较于其他基于CRISPR技术的β-地贫基因编辑疗法,正序生物CS-101注射液可以使患者迅速地完成造血重建,更快地达到健康人血红蛋白水平,更早摆脱输血依赖;同时不会引发患者基因组DNA大片段缺失、染色体突变、脱靶突变等风险,显示出了更好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安全性对我来说是底线

在牟晓盾的身后,正序(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几个大字熠熠生辉——一家以基因编辑技术为突破口,争做世界一流的创新药公司已经悄悄崭露自己的锋芒。而擦亮它的人之一就是牟晓盾。

图片关键词

作为美国“第一款”PD-1的开发者之一,牟晓盾也乘着这股风,在生物制药的蓝海一路前行。从辉瑞到默沙东,再到药明生物,牟晓盾的职级越来越高,她的视野也越发开阔。

她具备丰富的生物制药产业经验,曾经负责全球供应链和多个研发生产一体化新基地的建设和投产;熟悉美国、欧洲、澳洲、新加坡、韩国和中国的新药临床和商业化报批程序;更从零开始搭建基地,最终带领近1000人的团队,建立了微生物发酵和病毒产品研发生产的全球一体化平台。更重要的是,她具备了战略选择的眼光。

长年从事研发工作的质疑本能始终伴随着她的思考,她更清楚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随着对于基因编辑的深入研究,牟晓盾感觉到,这个赛道似乎并非像外界所普遍认为的那样成熟:包括CRISPR等基因编辑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完全切断DNA双链、重新整合修复基因,这可能会带来大片段染色体缺失、染色体易位等安全问题。

“我认为,现有的大多数基因编辑疗法并未能达到可靠的安全性,也就谈不上产业化。”牟晓盾判断称,“我是做药出身,安全性对我来说是底线。而且以我在制药工业界的经验来看,如果底层技术在源头上就存在安全性问题,那么,在整个药物开发的流程中,无论进行多么丰富、创新的工艺开发,或是临床治疗方案的优化,都无法纠正由底层技术所带来的安全性问题。”

带着一种特有的审慎,牟晓盾开始等一个机会。

 

补足安全性“致命短板”

生命科学的海浪滚滚向前。幸运的是,与过去每一次技术革新都有所不同,这一次,中国本土的科学家们已得到了极大的成长。

早在牟晓盾之前,学界翘楚,与牟晓盾同为“80后”的上海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陈佳更早一步看到了CRISPR基因编辑技术的安全性“致命短板”。

到2020年时,陈佳发明了至少可补足这一“短板”的五大新系统:具有更高精度和更高编辑效率的增强型碱基编辑器(eBE)、能在基因组A/T富集区域内开展有效编辑的Cpf1(一种与Cas9互补的新型蛋白)碱基编辑器、能在G/C富集区域和高甲基化DNA区域内实现高效编辑的hA3A碱基编辑器、能避免激活DNA损伤相应通路的dCas12a碱基编辑器(BEACON),以及可同时消除gRNA依赖性和gRNA非依赖性脱靶突变的具有超高编辑精准度的变形式碱基编辑器(tBE)。

图片关键词

2020年,陈佳联合复旦大学生物信息学专家杨力教授、武汉大学细胞和基因治疗以及药物递送专家殷昊教授、上海科技大学蛋白质工程专家杨贝教授三位好友一起创业,正序生物自此诞生。而且,与早一辈科学家不同的是,这一批科学家们在海外求学时,就已接触到了各类创业的可能,深知资本以及专业的管理者能为创业企业带来的赋能。

“现在,他们急需一位舵手,来帮助他们把已完成的技术积累推向产业化,实现真正的治病救人。”2021年,投资人把正序生物的企业介绍放到了牟晓盾桌上。已深入了解过基因编辑技术的牟晓盾仔细研究了一番,感到眼前一亮。

“如果说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对于基因的编辑如同一场伤筋动骨的开胸手术,那么,碱基编辑则是‘化笔为刀’——不再用‘手术刀’剪断DNA双链,而是直接用‘笔’改写错误的字母,即突变的碱基。”牟晓盾以极快的语速分析着:由于遗传性疾病中约一半是由单碱基突变导致,因此,碱基编辑技术不仅能够在庞大的基因组中精准、永久地改变单个碱基对,还可以根据不同疾病的突变位点对其进行自由组合,这就解决了CRISPR最大的安全性风险!

这个等待已久的机会,来了。

 

驰骋全球市场的起点

此时,距离正序生物的成立也不过三年。

过去,人们很难相信,这样的速度、这样的质量、这样的领先性会发生在中国,但是,在肉眼可见的未来,人们将会逐渐习惯,这一切会持续在中国发生。

“在化学药领域,中国在起步阶段就比国外晚了近百年;到了生物药阶段,中外技术代差已极大缩小,大约是三十至四十年的时间;而到了细胞和基因治疗的时代,这个技术的代差就更短了。从全球来看,现在只有中国和美国掌握了基因编辑治疗最原创的核心技术。”牟晓盾笃定地告诉记者。

图片关键词

正序生物CS-101注射液在IIT临床研究中取得了显著成效,目前已有多位接受治疗的患者成功摆脱输血依赖,均回归到正常生活中。首例患者总血红蛋白浓度已经持续稳定至130g/L以上,摆脱输血依赖近5个月,这是全球首次通过碱基编辑疗法治愈血红蛋白病的成功案例。同时,未报告与CS-101注射液相关的严重不良事件。这表明CS-101注射液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疗效,为患者提供了“一次治疗,终身治愈”的希望。而此次CS-101注射液获批IND,将推动中国原创的碱基编辑技术向临床药物的快速转化,以造福更多的地贫病患。

“CS-101的‘全球第一’将会是正序生物驰骋全球市场的一个起点,接下来,正序生物还会做出许多个具有全球引领性的、完全属于中国自己的创新产品。”牟晓盾说道,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彩。

 

文字丨科Way

美编丨小H

 

(感谢浦东科委对正序生物的关注和支持)


正序(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2021-2022)沪ICP备2020032248号
Powered by MetInfo 7.7 ©2008-2024  mituo.cn
首页
关于
新闻
联系